敛锋入骨

远光【盖迅/双鬼/双透明】·第二章

三.新起点

“是的……难以……休……大麻烦……”李迅躺在虚空的医疗室里,耳畔却隐隐约约听到盖才捷和唐礼升的对话。他艰难地动了动眼皮,想要睁眼,却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前辈!你醒了!?” 响起。

盖才捷看着一脸茫然的唐礼升和一脸惊吓的李迅,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一片红晕飞上脸颊。他尴尬地挠了挠头,想说什么又像是不好开口。唐礼升最先反应过来,一脸狡黠地拉过盖才捷:“迅哥儿,中土又有新案情,队长叫你醒来之后马上和小盖一起去现场,刻不容缓。否则,就等着加训吧。”李迅惨嚎一声,翻身下床,连滚带爬地向着门口冲去,唐礼升突然伸手一把将他抓过,没好气地加了一句:“在逐流台!”

唐礼升惊讶的看着李迅眼中戏谑活泛的光芒褪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浓重的不安与恐惧。

—————————————————————

血曾她的身体里流淌,而现在在“它”的身体上流淌,顺着大理石床流下来,最后滴在李轩脚边的地面上。浓郁的腥气在空中弥散,浓重得像是有形体的液体。而李轩不敢回头再看尸体一眼。杨昊轩才在外面将早饭吐的一干二净,他现在也想吐,但作为一个队长,他必须以身作则。

“它”是一个年轻女子,依稀看得出有着丰满的乳房,匀称的双腿和姣好的面容。但她的双眼圆睁,瞳孔涣散,眼中全是痛苦与恐惧。凶手保留了她头部的皮肤,但在喉咙以下的皮被完整地剥离,像特意向别人展示一般将人皮用四根粗长的铁钉钉在地上,好似这不是一张人皮,而是一张熊皮或狼皮之类的东西。

她端正而僵硬地躺倒在一张大理石床上,暗褐色的血迹在她身下漫溢,然后凝结,擦蹭的痕迹弄得到处都是。去除了皮肤,她暗红色的肌理与血管清晰可见,其中生动地露出残留的泛黄脂肪与白生生的骨骼和关节,似乎披上人皮还是一个完整的人。凶手保留了她的所有骨头,但剖开了她的腹腔,完好无损的内脏晃荡着悬挂在空洞的肋骨下,从某个角度观察还看得见那颗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

李轩不忍地别过头去。

“等等,这是……”强忍着恶心走上前去细细观察尸体的吴羽策惊讶的开口,“队长,过来!”

李轩几步上前,努力不将注意力放在尸体的面容上,转而仔细去瞧吴羽策示意的地方。

尸体的左手握着一张沾满血迹的纸。

李轩小心翼翼地用匕首挑开尸体紧握的手指,将血迹斑斑的纸张抽出来展开。

纸片上用凌乱至极的笔迹写下了一首诗:

野旷石穴云恰归
蛾眉轻蹙丹青绘
雪落瑶台磐石路
求得仙丹问紫微

李轩的呼吸几乎都为之停滞。

T.B.C.

远光【盖迅/双鬼/双透明】·第一章

二.雨夜追凶

李迅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狼狈,甚至虚空的所有成员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狼狈。

现在虚空的所有人都聚拢在一棵树冠茂密的大树下,瑟瑟发抖。秋夜的暴雨倾泻在树上,在树叶的缝隙中冲撞,到最后流淌下来就成了一片雨帘,毫不留情面地冲刷在众人身上。不满的情绪在累积着,随等待的时间而增加。李轩焦躁地来回走动。吴羽策低头冥想,靠在树干上,只有不断抬头又低头的动作体现出了他的不耐烦。葛兆蓝和杨昊轩都隐了身形,在四周巡游。贾世明颓然坐在地上,一言不发。而盖才捷忧心忡忡地望着雨幕深处,不知在想什么。

终于,李轩猛地抬手,将手中太刀狠狠插入树干,咬着牙憋出几句话:“他妈的!李迅这小兔崽子怎么还不回来?没追到人也罢了,连个求救信号都没有!这么拖着是想那样啊?!”“队长,冷静。”吴羽策抬手握住他的手,不动声色地安抚着他的情绪。但他也知道,如果这一次还抓不到目标,虚空这个猎手团队就算是彻底完蛋了。所有人都没有想过,目标竟有能力冲破如此强大的包围圈,还可以逃入森林。迫不得已,李轩只好命令李迅去追逐目标,其余人在原地守候。

李轩那边急躁得抓狂,李迅这边也形势不佳。站在大树下好歹还有个庇护,而李迅只身奔跑在瓢泼大雨中,四周都是黑暗,他已经追了许久许久,但还身处森林。李迅突然意识到,目标正在引领着自己兜圈子。而更不妙的是,在隆隆的雷声与自己体力透支的喘息声中,李迅已经听不见目标的脚步声了。他跟丢了。

不知从何而来的攻击。重瞳中的寒光。人类手上突然伸出的利爪。这些都几乎在同一时刻发生。目标——一个身材壮实的中年男性——已经绕到李迅身后,双手握成爪状,全身骨骼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但完美地隐没在了雷声和雨声中。他起先是稍稍蹲伏在地上,随即四肢着地,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姿势向着李迅冲去,像一只正真的野兽一样,攻击悄然而起,无声无息。

李迅只觉得肩上一整剧痛,回头便看见一只巨型不明物体吊在自己的背上,尖锐的爪子从他(或是“它”?)的甲床中伸出,深深地刺进肉里,吓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就厥过去。目标很重,悬挂在李迅略显瘦削的肩上还一直不屈不挠地想咬他的脖子,左右晃荡,李迅几乎被它拉得仰面倒地。浓稠的鲜血溅落在地上,淡淡的腥味在空中蔓延,更激起目标的杀意。

啧。真难缠。

李迅反手就是几匕首,但都被目标闪开。眼见体力即将耗尽,李迅干脆侧身倒地。在他倾身的一刹那,它从他的肩上借力,狠狠一蹬,腾空而起,而李迅重重摔到地上,溅起的雨水迷蒙了他的眼。他艰难地半撑起身子。目标发出了一声微弱却耀武扬威的低吼,直向着李迅扑去。就在这个时候,一团幽蓝的烈火在夜雨中骤然燃起,卷上目标的背部。它痛苦地被迫停下,在地下的水潭中翻滚着。而李迅也只是堪堪撑着解下手腕上的信玉①,就失去了意识。

后记①信玉:一种玉,可两人或多人佩戴,如果一方解下就会向所有佩玉者发出警报。

TBC.

看我多高产!快夸奖我!
是真的不会写打斗!求轻喷!

远光【盖迅/双鬼/双透明】·序章

*这回是盖迅

*含一点点双鬼,双透明

*异世paro

*第一次写文,接受批评但不接受喷

*应该不是长篇,但一发肯定完不了。马上期末了,可能会暂停,但无论有没有人看都绝不会坑。信我(*σ´∀`)σ

一.序章
今夜月色分外皎洁,银色的华彩流泻在林中,使其宛若仙境一般。月夜的森林其实并不完全平静。夜鸟在轻声地啁啾啼鸣,夜行兽的脚掌踏在枯枝和落叶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倏忽,在灌木丛里闪过一个身影。它挥舞着细长的四肢,却像一只的兽类似的匍匐前进;它看似在林间熟练的穿行,但一路将枯枝残叶压得劈啪作响。在这个声色和谐的夜晚,这动静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明显。鸟儿与兽们一刹那都住了口,静静地看着它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离去。
爬行在森林里,它沿着兽类踏出的取水小径穿越月光下泛着银蓝色泽的小溪,穿越层层灌木的掩映,穿越长满青苔的巨石与岩洞,一直来到一条笔直的道路上。穿过森林的路,通向有人烟的地方。
乘着月色,它抬起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最后像满意了一般弓起肩背,快速的沿着路的方向移动。这回它没有发出声音,飞快地消失在路的尽头。
此时,林中鸟兽才又开始歌唱。

入山河【华秀】

*对没错还是我
*对没错我啥圈都混
*对没错还是tc预警
*对——啊呸不是,如果热度过十的话会扩写成一篇华秀(或者叫李楚?)文!我要求很低的!

好的那开始?

原调:山河永慕
原曲:河图

似指间流淌的长风
谁知昔日戎马倥偬
谁见千军对垒西东
何处长夜暮鼓晨钟
若我西沉浩瀚长空
应是星辰沧海汹涌
长安城秋雨 将至隆冬
河滩接天 千里冰封
正趁月色恰笼
磷火燃满江且问去从
道是暮雨晚来风云涌
观山海皆变动
今日烽火映重山
烟雨楼台瞰重关
试看天堑雨落狂流之暗
再寻无端
且问苍生将续断
归于万象尸骨寒
契阔万里江山戎马纷乱
江河湖海应相伴

尘埃尽处斜阳衰叶
雁飞残月落雨呜咽
赤冠花火加冕云月
何人纵歌昭然若揭
逆风孤军战旗高卷
方省今生仅余孤绝
凛冬将至 烈火燎原
青石长街 日落时节
江月年年望圆缺
钟鼓动长风 回响凄烈
少年昔日倥偬说不解
腰下剑曾淬血
今日烽火徒照夜
烟雨楼台风凛冽
当时风动画旗长刀落雪
今空余一瞥
林暗影沉惊平野
听尽风城十六夜
再执手道你我此生相携
共度青川千载月
今日烽火徒照夜
烟雨楼台风凛冽
当时风动画旗长刀落雪
今空余一瞥
林暗影沉惊平野
听尽风城十六夜
再执手道你我此生相携
共度青川千载月

【完】

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大家麻烦让一让,开水啊呸是表情包来了
全来自成都博物馆

听风

*呐呐还是填词
*内容和标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文风清奇,求各位轻拍(虽然并没有人看)
*好的不废话了,进入正题

原曲:君临天下

江河流日夜
离人客旅悲未央
秋色连荡寒烟笼画舫
凭栏剑如钩
吴月寒彻细纱窗
一池春水
乍动笑颜漾
风哑天地苍茫
山色静如荒

山有朽木逢春
木有青枝初发才森森
青鸟衔巾万里
彩凤双翼纹
只恐娥眉怒嗔
欺我红楼掩庭门
君子缄口不言
甘愿随衿尘

飞龙盘瓦翚
金盏宫灯常明寐
将军披甲士吏竞相随
青锋流光暗
罗裙一别不知处
旌旗高扬傲气吞胡虏
河川汹涌奔赴
枯骨为何物

逆风金戈闻声
鼓角连天血色染星辰
星汉西流长空
杳杳默风尘
山峦层叠连亘
漠北孤泉摇空城
轻骑逐风千里
不知已三更

风动战旗临阵
惊起飞鸿策马掠烟尘
寒潭遥映明月
上下入锋痕
待我斩尽逆臣
一骑霜雪绕归人
灵犀一点相随
江海寄余生

【完】

啸松风

虽然没几个人看但还是来一发?

小院酌酒杯误 饮恨草庐 倒伏观糟醭
醉卧泉下笑歌涛渡 长啸聚松风簌
五斗掷弃如殊 折腰断骨 唯是我行无
桑麻荏荏倚石扶锄 行役由心鉴出
迷途识得仍未远 今是而往日非
奚与人惆怅独悲 执兰簪昔人追
易安审罢容膝处 日涉庭园昏晖
云出岫岩本无心 矫首观雁逐霞归
东篱浊酒如初 我自顽固 世道沧浪出
我为璎珞不为粪土 怎甘做濯衣徒
采菊南山风恰肃 志比鸿鹄 癫狂知何处
结庐人境同鹤影孤 我独笑傲世物
舟遥遥御风兴晦 风飘飘扬衣袂
征夫驻兮问前路 恨晨光之熹微
三径荒芜生稗草 松菊吟啸长醉
叹壶觞难尽我意 流栖挽亭柯葳蕤
尘世道舆载物 敢教辛苦 双舟并舳舻
安得相赎如何风骨 唯五柳我归处
何人得悯我悲苦 屡错成独 功名不可入
染峰十里觅处归路 于我不肯驻足
念此世与为伍 原为殊途 纲理怎相付
可知本自不堪此负 故人相见踟躇
我自观过荣辱 风华如故 汹涌难束缚
马踏秋风飘蓬无数 我甘心做顽徒